雲影/流煋
右黃+其他
現役畢業專題狗
不定期掉落更新
+感謝各位喜歡+

子博密碼:4510471

© 透明邊境 | Powered by LOFTER

【葉藍】La siesta

*OOC有,我不會抓這兩隻的感覺嗚嗚嗚(艸


  午後一點多,藍河拖著有些疲憊的身體回到家中。最近網遊裡有些不平靜,作為藍溪閣第十區會長的他昨晚為此開會開到深夜索性就在俱樂部過了夜。而當他一打開房門聽到的是一如既往的鼠標鍵盤敲擊聲及時不時的發號施令時,已然隱隱作痛的太陽穴好像更疼了。

  「這個時間你怎麼會醒著,不會是又搞通宵了吧。」藍河邊說邊換上輕便的居家服,語氣很肯定也很無奈。

  「哎,親愛的你回來啦,」葉修分神給耳麥調了靜音說道,「這不是沒辦法嘛,老婆大人不在家,哥空虛寂寞覺得冷只好上榮耀討安慰啊。」

  「我昨天不是才給你打電話說過作息要正常的嗎,」藍河決定無視那些肉麻的暱稱,「不要告訴我你連飯都沒吃了。」

  「不不不,哥還是有吃東西的。」葉修指了指電腦桌旁的空碗,證明他有吃方便麵填肚子。

  已經懶得再跟他計較吃方便麵對健康的影響了,藍河拿起碗便往廚房走去,「既然吃過了就去休息一會兒吧,其他的等睡醒再說。」

  「那你呢?」

  「我還有公會的事要忙呢,待會你退出遊戲的時候可別把電腦關了。」

  「不是吧藍大大,難道你要哥一個人獨守空床?」葉修跟在藍河腳後鑽進廚房,撒嬌似地笑道:「不一起睡嗎?」

  「別鬧了又不是小孩子,睡覺還需要人陪--等等葉修你幹什麼!」

  一陣天旋地轉,藍河感覺自己浮了起來,下一秒當他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時,他已經被葉修打橫抱在懷中。後者一邊咕噥著你怎麼還是這麼瘦都不長點肉之類的話一邊抱著他往房間移動。

  「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走!而且剛才也說了我還有工作的啊!」藍河又羞又惱地捶打葉修的肩膀,直到被對方放在柔軟的床舖上,他掙扎著想要坐起身卻又被眼前這尊霸道的大神給壓下。

  「夠了!你到底想怎麼樣,我……」

  話還沒說完,藍河的視線就被一隻溫暖厚實的手給遮住,葉修另一隻手輕摸著他的髮像是在給炸毛的貓兒順毛一樣。

  「好了好了,就陪哥睡一會兒吧,睡醒了也好上工不是?」

  「我說你啊,」輕柔的觸感和安撫的語氣讓原本精神就不甚好的藍河漸漸地睏了,情緒也跟著緩和下來。他抓下葉修的手,即使倦了也不忘再多唸他幾句。「你也對自己的事多上點心啊,老是這般散慢樣讓人有多擔心你知不知道。」

  「呵呵,這還不是因為有你在哥才能這麼瀟灑嗎。」

  「瀟灑你大爺!我是認真的,要是我哪天不在你身邊了你要怎麼辦?」

  「放心吧藍大大,你絕對等不到那天的,認命當哥的媳婦兒吧。」

  「滾滾滾滾滾,就只會說這種渾話。」

  與嘴上說的滾相反,藍河主動將頭埋進葉修胸口,聲音都變得悶悶的。他閉上眼感受葉修的體溫,很快地就進入夢鄉。葉修聽著他平穩的呼吸聲,笑笑地將懷中的人兒抱的更緊。

  等醒了之後去給春易老施個壓讓藍溪閣別給他找太多麻煩吧,睡覺時沒老婆能抱的怨念可是很強的。基本上對各家公會而言是頭號麻煩人物的葉大神暗自在心裡這麼想著,然後跟著闔眼入睡。陽光明媚的午後,戀人們相擁享受恬靜的午睡時光;而同一時間,春易老卻莫名感受到一陣惡寒。

  ……總覺得又有什麼令人頭痛的事要發生了,他想。







雜談:

siesta,西班牙文的午睡或午休之意,整篇其實就是個「有考試不能睡午覺而考試內容又有出現這個字所以引發出怨念」的產物(太長啦

話說最近天氣轉涼,大家要注意保暖別感冒喔,像我今天就因為頭痛翹掉一整天的課

哎哎好冷我躺床去啦

 
评论(2)
热度(1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