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影/流煋
右黃+其他
現役畢業專題狗
不定期掉落更新
+感謝各位喜歡+

子博密碼:4510471

© 透明邊境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黃】Whisper低語

*寫給自己的生賀(今天都快過完了

*腦洞跟標題來自 @馳想//無緒  小無親愛的我寫完了快來抓蟲~


  初冬的早晨八點,黃少天還窩在被窩裡忙著和夢裡的周公PK,耳邊卻傳來陣陣輕柔的呼喚聲。

  「……天,少天該起床了,已經八點鐘了。」床上的人兒皺了皺眉,把身子縮成了一團繼續睡。那聲音的主人見他沒有要起來的跡象就更靠近了些,「再不醒來的話我可要吻你了喔。」

  模糊中聽見這番話的黃少天頓時一個激零清醒過來,開什麼玩笑哪個傢伙如此大膽敢在本少睡覺時搞偷襲來著!他睜開眼睛,看到的是自家戀人有些太過於燦爛的笑。「哎呀醒了,總覺得有點可惜呢。」喻文州伸手扶起黃少天順便在他臉頰上落下一吻。「早安啊,我的睡美人。」

  黃少天聽得都懵了,他甚至把手貼上喻文州的前額,「隊長你這是生病了還是還沒睡醒?說什麼睡美人的根本整個畫風都不對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你別嚇唬我啊。」

  喻文州看著對方擔心緊張的模樣覺得好笑,「我沒事,是這個讓我這麼唸的。」定睛一看,他手上拿著一份文件。黃少天伸手拿了文件來看,「這什麼東西?劇本?」

  「是之前和你提過的那個廣告的臺詞稿。」喻文州答道。約莫幾星期前某家知名電信業者聯絡藍雨戰隊希望喻文州能為他們最新的廣告代言,內容大致上是說有一對分隔兩地的戀人,男方總是三餐外加下午茶宵夜時間給女友打電話問候,女孩問這樣電話費不貴嗎而他回答網內互打免費還有我很想妳、妳的聲音聽再久也不會膩之類的情話。當時黃少天聽完故事大綱後還笑說明明是電子競技的選手怎麼搞的和聲優一樣。

  「所以你就拿我做練習?本劍聖又不是妹子哪能把這些話套到我身上用的?」黃少天對此頗有微詞。

  「可是我也不能對著其他人說啊,」喻文州瞇眼一笑,「還是說少天你想我對著哪個姑娘練習說這些?」

  「唔……!」不愧是最了解黃少天的人,一句話就堵得話嘮劍聖語塞。喻文州見他一副想要反駁什麼又說不出來的樣子笑著揉揉他睡得有些翹了的髮,「先起來梳洗吧,有什麼話待會再說。」黃少天此時有種不祥的預感,今天好像會很漫長很難熬……

  ──事實證明他的直覺是對的。

  一整個上午喻文州就像是在逗弄小動物一般三不五時湊到黃少天耳邊說幾句讓他臉紅炸掉,連一句再平常不過的「走吧,去吃午飯。」都讓他變得無法招架。自從知道了這場陰謀(黃少天認為)之後他整天都沒能專心訓練,而受影響的不只是黃少天,還包含藍雨的其他成員們。

  你們這對現充平時有事沒事愛放閃就算了,這回居然還把攻擊從視覺擴展到聽覺上。我說隊長你要練臺詞能不能等回宿舍後再練哪,什麼「天氣冷了要多穿點衣服否則感冒了我會心疼」聽得我都全身起雞皮疙瘩快要跟著感冒了,還有黃少你要害羞就害羞別放大音量作掩飾啊,這樣對我們的耳朵有多殘忍你知道嗎。藍雨隊員們這樣腹誹著,當然也沒那個膽子說出口,現在只能期盼隊長大人能早日結束這廣告代言了。

  廣告拍攝前夜,喻文州在宿舍房內上網和電信公司的人員進行最終確認,黃少天則窩在他床上專心地玩著手機遊戲。

  「明天就要拍攝了呢。」喻文州說。

  「是啊,終於可以結束這幾天來的磨難真是太令人高興了。」黃少天還誇張地嘆了一大口氣。

  喻文州摸摸他的頭,「你這麼不喜歡聽那些話?早點告訴我就不會再對你說了啊。」

  「什麼啊要說喜不喜歡我當然是很喜歡啊!……呃咳不是,我是說不討厭、只是不討厭而已。雖然隊長的聲音很好聽有磁性又迷人但是那些話畢竟還是設計要說給妹子們聽的,那些小女孩愛聽的情話給我一個純爺們說了這麼多天還是會覺得有點那個什麼的嘛。」黃少天先是下意識地回答,隨後發現自己的說詞前後矛盾而用話嘮掩飾,只是微酸的語氣和發紅的耳根早已出賣了主人。

  「呵呵。」喻文州笑了笑,戀人那一點小心思他怎麼可能會不了解。他取走對方手上的手機放到一旁,雙手抵在他身後的牆上形成將黃少天困在懷中的曖昧姿勢然後故意壓低身體並在他耳邊輕輕地說,「臺詞是人設計的,可是說話者的感情是自己的喔。」黃少天聽了滿意一笑,「知道了,隊長說的是。」他雙手環住喻文州的頸子,主動獻上自己的吻。

 

  同樣的話語可以對任何人說,但是我的感情是只專屬於你的。

  不只是感情,你的一切都是屬於我的,只能是屬於本劍聖的。

 

==============一些個後續==============

  廣告播出後大受好評,不僅電信公司荷包滿滿,喻文州的人氣也水漲船高,甚至還連帶地讓藍雨戰隊的粉絲增加了不少,其中當然以女性居多。

  「嘖嘖嘖我們隊長什麼都好,人帥聰明又有一副好聲音,根本就是老公的最佳人選。」黃少天看著廣告很是驕傲的說著。

  瞧你那老王賣瓜的口氣,誰不知道隊長就是你老公啊。聽到這番話的藍雨隊員們個個側目。

  「咦話說黃少你那天不是說要跟隊長一起去拍廣告嗎,可是我怎麼記得你那天好像是留在宿舍裡啊?」天真的盧瀚文問道,現場除了當事人之一的喻文州一如既往的微笑著以外其他人咳嗽一片,另一位當事人紅著臉咳得尤其大聲。

  「咳咳小盧啊,這種事你還是別知道比較好。」徐景熙邊咳邊說著。

  至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大人們心裡有數就好了。







雜談:

祝我自己生日快樂!!
在此特別感謝小無,認識這麼多年總是一直在包容任性KY的我,昨天也陪我玩了一整天,真是非常感謝,然後沒給妳抓到蟲真的不是故意的妳了解我

也感謝各位喜歡我文字的朋友們,謝謝你們願意點進來看這樣不成熟的文,除了謝謝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嗚嗚嗚QAQ

 
评论(6)
热度(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