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影/流煋
右黃+其他
現役畢業專題狗
不定期掉落更新
+感謝各位喜歡+

子博密碼:4510471

© 透明邊境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黃】冬季短打

*2015新年快樂!

*前兩篇昨天發過了,因為有新增所以又重發一次


  • 暖手

  「我說今年冬天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冷成這樣簡直不科學啊這裡真的是G市嗎真的是南方嗎?唉唷快凍死本少了,隊長隊長我今天能不能請個氣候假啊拜託拜託拜託。」今年G市的冬季比起往年異常的寒冷,黃少天搓著雙手不住的抱怨著。

  「不行啊少天,該訓練的時候還是要好好訓練才行。」

  「唉呀隊長這也不是我不願意訓練的嘛,可是你看我的手都冷成這樣了。」習慣了溫暖氣候的青年伸出手,突如其來的天氣變化使他的手指凍得發紅,摸上去就和興欣那個牧師的ID一樣冰涼。「我可以裹被子在房裡練習啊不會耽誤訓練的,就這麼一天讓我窩在宿舍裡吧,我知道隊長你最疼我了好嘛好嘛好嘛。」

  喻文州知道自家戀人一向怕冷,他看看黃少天的手再看看那裝得一副無辜可憐的表情接著執起對方的手邊搓揉邊呵氣,溫熱的氣體彷彿從指尖延伸傳進了心臟,只是一點小動作就讓黃少天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暖和起來。

  「這樣好點了嗎?」喻文州問。

  「嗯,好多了。」黃少天笑著抱住他,「還是跟隊長在一起最溫暖了。」


  • 護唇膏

  黃少天的嘴唇到了冬天就會變得乾裂,有時甚至還會滲出血絲,但他總是不以為意。

  「我又不是妹子為什麼要擦護唇膏,流血了舔掉不就得了,反正那東西擦了也很快就會在吃飯的時候被抹掉幹嘛沒事給自己找麻煩?再說我也很討厭護唇膏的味道跟擦在嘴上那種黏呼呼的感覺。」劍聖大人如是說,因此到了冬季大家常能看見他舔唇的動作。

  喻文州提醒過黃少天很多次要注意護唇而他總是得過且過地唬弄過去,儘管他本人不怎麼在乎,時不時舔著雙唇的模樣看在喻文州眼裡卻很是心疼和無奈。

  要怎麼做才能讓黃少天乖乖擦上護唇膏呢,用隊長的身分下令?多半還是會被當作耳邊風;告訴他說如果不擦就要讓他吃秋葵?應該也不至於需要這樣吧,而且這樣的危脅聽起來也怪詭異的……有了!喻文州想著,嘴角不自覺勾起了弧度。

  隔天,當黃少天看著自家隊長笑盈盈地拿著一枝護唇膏向他走來時,心裡不禁咯噔了一下。

  「隊長我先跟你說啊,我早上起床的時候看過了,今天我的嘴唇超級水潤、狀況極好簡直堪比姑娘家所以拜託不要再叫我擦護唇膏了啊。」黃少天先聲奪人,卻意外地發現那唇膏好像不是要給他的,因為喻文州已經把它打開擦在自己嘴巴上了。

  「咦?原來是隊長你的啊,早說嘛看你那架勢我還以為你要親自上陣給我擦了呢。」

  「呵呵,該擦得還是要擦,不過我們換個方式。」不等對方反應過來,喻文州一個箭步上前親吻黃少天的唇瓣還霸道地擁著他不讓他有機會閃躲,過了好一會兒才放開他。「這樣的方式還喜歡嗎?」

  黃少天咂咂嘴抗議戀人突然耍流氓,「真要說的話嘛……」他歪著腦袋想了想,然後對喻文州狡黠一笑。

  「隊長你抹得太少啦根本沒啥護唇作用,不如我們再來一次吧。」


  • 擁擠公車上的壁咚

  「天哪這什麼情況,我們來的時候人都沒這麼多啊,難道是春運提早了?」

  「因為現在是下班下課的尖峰時段吧,只能跟人擠一擠了。」

  藍雨戰隊裡有一個不成文的小規矩,每到了一定的時間就要派兩個隊員出門去給其他人採買。這回輪到的是他們家正副隊長,小情侶刻意搭公車到離俱樂部稍遠一些的超市藉採買名義行約會之實結果回程不巧碰上人潮正洶湧的時段,兩人無奈提著大包小包和民眾擠公車。公車司機顯然沒什麼耐心,一路上喇叭按個不停又經常猛然加速讓車上乘客都跟著車身搖搖晃晃。

  「臥槽哪家公車的司機啊,這樣開車根本是拿乘客的生命在開玩笑,不行不行待會下了車我一定要打電話去他們公司客訴!」被顛到有些頭暈的黃少天氣得罵罵咧咧,不過他倒也沒氣得忘了自己公眾人物的身分,只是壓低了音量跟身旁的喻文州抱怨。

  「就快到站了再忍耐一下吧──少天小心!」喻文州原本正摸著黃少天的頭給予安撫,突然間車身一個大幅度右轉讓車上站著的民眾紛紛向左側傾斜,猝不及防的黃少天險些被撞倒幸好他及時爆發手速把人拎回來拽進自己懷裡護住。黃少天此時背後靠著安全門眼前撐著喻文州形成一個彷彿被壁咚了的姿態,想閃躲卻因為空間過於擁擠而無處可逃。

  「靠靠靠什麼姿勢,這裡人多隊長你還玩壁咚呢,別把手撐在我後面。」看到戀人的臉在面前放大,性格大喇喇如黃少那也是會覺得害臊的,反而是對方笑得一臉人畜無害,一點也沒收手的意思。「會害羞?那就別看其他人啊。」

  ……我的男友心真的很髒。黃少天在心裡吐槽,然後把頭埋進喻文州胸口裝起鴕鳥。喻文州的心情非常好,下次採買再跟少天一起搭這班車好了,他默默地想著。


  • 新年煙花

  「隊長黃少你們快點啊,就要開始倒數啦。」盧瀚文急急忙忙跑進選手訓練室裡對著兩位前輩說道,然後又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今晚是跨年夜,他非常期待和藍雨的夥伴們一起跨年而難得的沒跟著自家正副隊長一同下網遊副本。

  「嘖嘖嘖我說小孩子就是會對跨年這種事感到興奮,咱們過的又不是新曆年你說是不是啊隊長。」黃少天嘴上說著,手速卻又提升了一個檔次,副本進度又提升了不少。

  「難得一年就這麼一次,開心點也無妨啊。」喻文州笑著回答,他知道雖然對方這麼說,其實心裡對於新的一年即將到來也是挺興奮的。

  過了不久副本通關,兩人向網遊裡藍溪閣公會的成員們道了聲新年快樂後雙雙下線然後來到藍雨俱樂部的頂樓,戰隊隊員們全都聚集在這裡等待跨年的倒計時。大伙們或笑鬧的說著職業圈裡一些趣聞或聊著彼此的新年願望,即使是陣陣冷風也吹不散這一派和樂融融的氣氛,而今年在如此和諧的氛圍下終於到了尾聲。

  「五、四、三、二、一!新年快樂!」盧瀚文開心地大喊,接著無數絢爛的煙花在空中綻放吸引眾人目光。當所有人抬頭欣賞煙花,黃少天感覺到身旁傳來一個溫柔的視線,來自於他的隊長男友。

  「今年辛苦了少天,來年也請多指教了。」喻文州輕輕牽起他的手,在他耳邊說。

  黃少天把手與之十指緊扣並揚起幸福的笑,笑得簡直比煙花還要燦爛。「不只來年,這輩子都請多指教啦,文州!」







雜談:

  去年最後和今年最初的更新居然都是短打段子,呵呵(#

  總覺得很不可思議,跌進全職坑不到一年,去了人生第一場only,還在這裡發了文,認識全職真是太好了呢,謝謝虫爹也謝謝各位太太喜歡我的孩子們><

  @馳想//無緒小無,今年也請多多關照啦然後我要開始當富奸啦不要阻止我


 
评论(3)
热度(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