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影/流煋
右黃+其他
現役畢業專題狗
不定期掉落更新
+感謝各位喜歡+

子博密碼:4510471

© 透明邊境 | Powered by LOFTER

【黃黑】相反之夢

*把以前的文找出來修改後跟風玩玩~

  黃瀨涼太做了個夢,夢境真實地彷彿實際發生過,他用手臂遮蔽了雙眼,卻遮不住心中的恐慌悸動。

  那個令他朝思暮想的人兒走在前方,而自己的雙腳卻像是灌了鉛一樣怎麼也快不起來,無論黃瀨多麼努力地朝他狂奔大喊,都遠遠追不上他的腳步。接著眼前出現五道顏色各異的人影,是奇蹟世代和那個人新任的光,他們與水藍的影子越走越遠,這種被丟下的感覺使黃瀨十分不安,最後他才好不容易從惡夢中掙扎著醒過來。

  隔天一整天黃瀨在學校和球場上都顯得心不在焉,就連笠松的責備也置若罔聞,最後自家隊長實在是看不下去只好放他一天假。離開學校的黃瀨幾乎失了魂似地立刻搭車前往東京,恨不得能馬上見到黑子。

  來到誠凜校門口,黃瀨一邊等待黑子結束部活一邊整理自己的思緒,無法理解夢境的意義讓他十分焦躁。黃瀨清楚的知道自己儘管身為奇蹟世代的一員,卻不能像青峰和火神成為黑子的光,也不像赤司那樣了解黑子,他甚至不像綠間和紫原從國一就和黑子在一起打球。兩人的關係除了他剛入部時的教育者和被教育者之外充其量也只是曾經的隊友,或許連朋友都稱不上。

  只要事關黑子,饒是耀眼的人氣模特也變得像個初戀少女般沒自信。

  黃瀨在心中嘆了口氣,好想知道啊,「我在你的心裡有多少位置呢……」

  「黃瀨君想在誰的心裡占位置呢?」一個聲音冷不防出現把他嚇了一跳,來自於他所等待的少年。

  「嚇成這樣真是太失禮了。」

  「抱歉抱歉,那我請小黑子喝香草奶昔吧。」

  小口啜飲著香草奶昔,黑子覺得有些不對勁。平時的黃瀨總是會纏著他樂此不疲說著學校和工作發生的瑣事,今天一反常態的安靜讓他感到不習慣。

  「黃瀨君有什麼煩惱嗎?」

  「咦?沒有喔,小黑子你多心了。」

  佯裝出的開朗笑容對擅長觀察人類的黑子毫無作用,但他也不點破,一路上兩人相對無言。難得的靜謐一直延續到黑子家門口,黑子首先打破沉默。

  「黃瀨君,」他說,「雖然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有煩惱的時候還是說出來比較好。」聽到這番話,黃瀨握緊拳頭豁出去地開口,「小黑子,我……」

  「我在你心裡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藍髮少年一怔,還來不及做出回答對方又飛快地補上一句。

  「啊哈哈這問題很奇怪吧小黑子你還是忘了吧──」

  黑子嘆了口氣,「黃瀨君的外表果然和頭腦成反比嗎。」這是褒我長得帥還是貶我腦袋差啊……黃瀨在心裡嘀咕著,而黑子繼續說道。

  「黃瀨君在我心目中有著非常重要的位置,雖然有時候真的很吵,可是因為我喜歡你所以你的一切我都會接受。請問這個答案,你滿意嗎?」影薄少年說完立刻低下頭撲進對方懷中掩飾因羞澀而泛紅的臉頰,卻沒發現微紅的耳根早已出賣了自己。

  面對這樣的回答,黃瀨的俊俏的臉龐亦是倏地脹紅,完全說不出話來。他怎麼也沒想到夢境裡的黑子走向了自己到不了的遠方;而此時此刻,心心念念的人就在他的懷抱中。黃瀨緊緊回擁黑子,聲音因興奮而顫抖著。「我也是、我喜歡小黑子,最喜歡了!」

  吶、不是都說夢境和現實相反嗎?

  金髮少年笑了,燦爛更勝於天邊夕照。




雜談:

  幾年前寫的文對照現在根本一點進步都沒有啊(艸

  經過一番修改連標題名都改了,原名是一首歌的歌名而歌詞藏在文裡面,有人知道是什麼嗎?

 
评论
热度(6)
 
回到顶部